张望隐居五台山九年终获摄影大奖

栏目:自然风景更新时间:2016-11-10 13:09 浏览量:205


张望,1962年8月出生。1988年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(今中国美术学院),2000年于北京电影学院摄影学院研修摄影,2005年因其艺术成就被杭州市人民政府作为特殊人才引进。独立艺术家,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,美国摄影学会会员,杭州市政协委员,杭州市摄影家协会副主席。

自1999年起,张望即开始中国佛教文化的摄影创作。在深深的佛门中,张望长期与僧人们同吃共住。凌晨时分即起床拍摄僧侣生活,或登高涉险,寻觅并摄录佛教文化遗迹,晚间挑灯研习佛教典籍,并将之感悟体现于创作,从而使其作品臻空灵恬淡、悠远清静的禅韵梵境与感人至深的艺术魁力。其持续十五年历尽艰辛拍摄创作的佛教摄影作品获得了国际、国内近百项重要荣誉。其中,2005年荣获世界摄影著名赛事——奥地利国际摄影艺术展(国际“奥赛”)中国专题组冠军,为中国获此荣誉之第四人;2006年受邀赴欧洲出任“奥赛”国际摄影评委;2007年获中国摄影最高成就奖“金像奖”;2008年获“当代国际摄影最高学院奖”,并被推选为世界摄影节高峰论坛中国代表;2009年获“世界佛教论坛”中国佛教摄影大展金奖……

张望佛教摄影作品在国际、国内有着广泛的影响力。其作品被首届“世界佛教论坛”选为开幕式主屏形象向世界展示,被新华社选编为“中国形象”之一,在美国纽约时代广场循环播放。专著《佛泽》先后11次再版,荣登杭州市、浙江省乃至全国畅销书排行榜。其作品的艺术魅力还曾深深感动了英国联邦财政部前部长助理,他认定在作品中找到了灵魂的归宿,使之最终远涉重洋来到中国剃度出家为僧。

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评价张望作品“体现了我们在当今世界面临许多复杂问题时必须具有的精神”;国际摄影界泰斗罗伯特·普雷基评价张望作品“平和、空灵、意味深长!它太美了,让人充满无限遐想”;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席王瑶评价“张望的镜头中,佛教清、净的禅境在光影里表现得自然而熨帖,呈现得澄澈而通透”;佛教高僧济群法师评价“张望作品虚实有度,擅长使用光影、云雾、水月来经营画面……这种表现形式,契合佛法对世界的解读”;《摄影天地》评价张望作品“举凡主题、美学、光影、人性的表现,已超越出神入化的境界”。国际权威摄影期刊《德国摄影》、《PHOTO》、美国《世界日报》、法国《欧洲时报》,新华社、人民网、《中国摄影》、《凤凰周刊》等国际、国内四十多家新闻媒体先后介绍了张望十数年的艺术人生与作品。

2012年12月,张望因佛教摄影艺术的成就,受邀赴联合国总部举办“佛的足迹”摄影展。2013年5月,张望“佛的足迹”个展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“世界文化大会”展览。

做一件事,不问结果,不辞辛苦


	一日一日,直到入心,便是修行

做一件事,不问结果,不辞辛苦 一日一日,直到入心,便是修行

芸芸众生,你和我,人人都需要慰藉。这个慰藉可以是金山银山,可以是至亲陪伴,也可以是热爱。


	星云法师一辈子都没有见过的佛,却被摄影师张望凭着一腔热爱,定格在了光影之中。

芸芸众生,你和我,人人都需要慰藉。这个慰藉可以是金山银山,可以是至亲陪伴,也可以是热爱。 星云法师一辈子都没有见过的佛,却被摄影师张望凭着一腔热爱,定格在了光影之中。

他说:佛教文化一直都是心灵最深处的一块净土。但都市节奏加快,古城也变得繁华,再也没有千年之前宵禁的静谧。

他说:佛教文化一直都是心灵最深处的一块净土。但都市节奏加快,古城也变得繁华,再也没有千年之前宵禁的静谧。

最后,这一系列照片被命名为《佛的足迹》,这是一双慧眼对佛教文化的张望,也是摄影师张望倾情9年的成果。

最后,这一系列照片被命名为《佛的足迹》,这是一双慧眼对佛教文化的张望,也是摄影师张望倾情9年的成果。

孤灯黄卷,晨钟暮鼓,荒地佛影,恍若隔世。

孤灯黄卷,晨钟暮鼓,荒地佛影,恍若隔世。

微尘中那些不可思议、重重无尽的佛刹与净土;自然世界里雨雾与露滴、淡漠的花枝与满树绿叶;大到季节的嬗变,生命无尽的轮回;小到一刹那的心念、一瞬间的意愿,都在这悠然而寂寞的镜画中沉吟、生长、安居,随缘显现。

微尘中那些不可思议、重重无尽的佛刹与净土;自然世界里雨雾与露滴、淡漠的花枝与满树绿叶;大到季节的嬗变,生命无尽的轮回;小到一刹那的心念、一瞬间的意愿,都在这悠然而寂寞的镜画中沉吟、生长、安居,随缘显现。

大雄宝殿内,普渡众生的佛祖在俯视着芸芸众生,僧人的静穆与游人的喧闹,中间什么都没隔,却俨然两个世界......

大雄宝殿内,普渡众生的佛祖在俯视着芸芸众生,僧人的静穆与游人的喧闹,中间什么都没隔,却俨然两个世界......

在修行深奥的佛境教义的同时,他也用镜头给我们带来一种空灵恬静的美学享受。

在修行深奥的佛境教义的同时,他也用镜头给我们带来一种空灵恬静的美学享受。

在现在这个社会,佛好像离人们很近,因为在中国的城乡各地,大大小小的寺庙数不胜数,你随时可以去瞻仰礼拜、烧香观光。


	但是佛又离我们很远,佛法的浩瀚博大,教义深奥,红尘中人大多觉得神秘难懂,既敬又惑。

在现在这个社会,佛好像离人们很近,因为在中国的城乡各地,大大小小的寺庙数不胜数,你随时可以去瞻仰礼拜、烧香观光。 但是佛又离我们很远,佛法的浩瀚博大,教义深奥,红尘中人大多觉得神秘难懂,既敬又惑。

灵隐寺里里高僧众多,其中不乏高学历者,对佛法有更深刻的见解。于是张望白天跟随僧人们学习、拍摄,晚上就与法师们探讨佛法与人生,受益匪浅。

灵隐寺里里高僧众多,其中不乏高学历者,对佛法有更深刻的见解。于是张望白天跟随僧人们学习、拍摄,晚上就与法师们探讨佛法与人生,受益匪浅。

成名之后,也有很多的商业拍摄找上门来,但是他都选择了拒绝。因为对于寺庙,他不想按下快门就转身离开。


	他想去捕捉真正的佛教文化之精神,还原真正的寺庙生活。于是,在天台山的拍摄结束后,他再一次为了拍摄寺庙而住进灵隐寺,这次一住就是整整6年!

成名之后,也有很多的商业拍摄找上门来,但是他都选择了拒绝。因为对于寺庙,他不想按下快门就转身离开。 他想去捕捉真正的佛教文化之精神,还原真正的寺庙生活。于是,在天台山的拍摄结束后,他再一次为了拍摄寺庙而住进灵隐寺,这次一住就是整整6年!

在天台山一住3年,张望和法师们一同打坐参禅,听高僧论道,并且用相机细心去记录下僧侣们的起居生活,连寺院里的猫咪也曾入镜!

在天台山一住3年,张望和法师们一同打坐参禅,听高僧论道,并且用相机细心去记录下僧侣们的起居生活,连寺院里的猫咪也曾入镜!

秋天落叶飘零,佛家常说一叶一世界。僧人们也难得被捕捉到开怀不羁的一面......

秋天落叶飘零,佛家常说一叶一世界。僧人们也难得被捕捉到开怀不羁的一面......

皑皑冬雪更是仿佛把整个世界都清洗了一遍,深山古寺,密林梵音。

皑皑冬雪更是仿佛把整个世界都清洗了一遍,深山古寺,密林梵音。

春来花开一树。《金刚经》云:“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应作如是观。”

春来花开一树。《金刚经》云:“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应作如是观。”

夏夜月明星稀,松涛阵阵。清净澄洁的自然环境中,能帮助人清心明性,减少贪欲愚痴,使心灵得到净化。

夏夜月明星稀,松涛阵阵。清净澄洁的自然环境中,能帮助人清心明性,减少贪欲愚痴,使心灵得到净化。

每天清晨与中午,僧侣们列队前往斋堂进餐,用斋前后举行诵念经咒仪式,其大意是感谢佛菩萨与众生的恩德,并祈祷苍生早脱苦海免遭诸难。餐后列队有序退出,整个场面肃穆庄严。

每天清晨与中午,僧侣们列队前往斋堂进餐,用斋前后举行诵念经咒仪式,其大意是感谢佛菩萨与众生的恩德,并祈祷苍生早脱苦海免遭诸难。餐后列队有序退出,整个场面肃穆庄严。

晚餐后6点半开始自修课,自修课结束后,佛学院进入最隐秘的“修止观”时刻,就是以静坐的方式,在大殿的止观堂体悟佛法。

晚餐后6点半开始自修课,自修课结束后,佛学院进入最隐秘的“修止观”时刻,就是以静坐的方式,在大殿的止观堂体悟佛法。

下午4点后,学僧齐聚大殿,诵经唱赞,也叫做晚课。

下午4点后,学僧齐聚大殿,诵经唱赞,也叫做晚课。

6点整,僧人要开始打扫庭院、早餐。


	8点整,他跟随学僧一起上课。有时窗边偶尔插上一支花,落在他镜头里,也变得十分写意。

6点整,僧人要开始打扫庭院、早餐。 8点整,他跟随学僧一起上课。有时窗边偶尔插上一支花,落在他镜头里,也变得十分写意。

为了拍摄出优秀的照片,他花了整整九年时间深入佛门,在灵隐寺、天台山等佛教寺院与僧侣同吃共住,与法师一起悟禅。

为了拍摄出优秀的照片,他花了整整九年时间深入佛门,在灵隐寺、天台山等佛教寺院与僧侣同吃共住,与法师一起悟禅。

从1999年开始,张望就被邀请成为天台山佛学院编外人员,开始了跟拍僧人的半修行生活。

从1999年开始,张望就被邀请成为天台山佛学院编外人员,开始了跟拍僧人的半修行生活。

寺院的生活是从凌晨4点钟开始的。木鱼声敲醒了朦胧的晨意,僧人们必须穿搭袈裟齐集大殿上早课,诵念佛教经咒及举行绕佛赞颂等仪式,无论酷暑严冬皆不例外。这既是佛教的修法方式,也是对出家僧人的基本要求。

寺院的生活是从凌晨4点钟开始的。木鱼声敲醒了朦胧的晨意,僧人们必须穿搭袈裟齐集大殿上早课,诵念佛教经咒及举行绕佛赞颂等仪式,无论酷暑严冬皆不例外。这既是佛教的修法方式,也是对出家僧人的基本要求。

后来他像普通人一样上学毕业,然后南下经商,在岭南创办公司,成家立业,努力打拼。


	但是他对佛教艺术的喜爱一直埋藏在心底,对摄影的热爱也从未消退。看遍了人间冷暖的他最终干脆将企业转送他人,回到杭州,重新拿起了相机!

后来他像普通人一样上学毕业,然后南下经商,在岭南创办公司,成家立业,努力打拼。 但是他对佛教艺术的喜爱一直埋藏在心底,对摄影的热爱也从未消退。看遍了人间冷暖的他最终干脆将企业转送他人,回到杭州,重新拿起了相机!

山中空门常开,几人心如止水?

山中空门常开,几人心如止水?

风里看花花非花,烟中礼佛佛即佛。

风里看花花非花,烟中礼佛佛即佛。

在他的镜头里,有人看到了佛教文化的内涵,有人看到了佛门特有的禅意美感。甚至也有人看了他的作品之后被感化,选择遁入佛门。

在他的镜头里,有人看到了佛教文化的内涵,有人看到了佛门特有的禅意美感。甚至也有人看了他的作品之后被感化,选择遁入佛门。

摄影师镜头里的表达,往往也反映着他的内心。只有真正心中有佛之人,才能拍出如此通透纯净的画面。


	生于浙江天台山的张望,从小就经常去附近的寺院玩耍。寺院里的晨钟暮鼓,山上出岫云烟,往来穿梭的僧侣香客,还有声声诵经梵音,让他觉得既神秘又好奇......

摄影师镜头里的表达,往往也反映着他的内心。只有真正心中有佛之人,才能拍出如此通透纯净的画面。 生于浙江天台山的张望,从小就经常去附近的寺院玩耍。寺院里的晨钟暮鼓,山上出岫云烟,往来穿梭的僧侣香客,还有声声诵经梵音,让他觉得既神秘又好奇......

一入云林百虑空,寻常钟磬几回闻。

一入云林百虑空,寻常钟磬几回闻。

深山昨夜雪,满目清净身。

深山昨夜雪,满目清净身。

《寻佛》


	这是一幅怎样的画面啊!幽暗的洞窟与柔和的烛光,古老的雕刻佛像与现代的中国僧人,仿佛时空交错,穿越千年......


	这是摄影师张望在杭州烟霞洞参观时,看到僧人手持蜡烛观赏雕像,怦然心动,举起相机拍下了这虔诚的一刻。


	2005年5月,《寻佛》参加被誉为国际摄影界奥斯卡奖的奥地利国际摄影艺术展比赛,获得了最高奖专题组冠军。

《寻佛》 这是一幅怎样的画面啊!幽暗的洞窟与柔和的烛光,古老的雕刻佛像与现代的中国僧人,仿佛时空交错,穿越千年...... 这是摄影师张望在杭州烟霞洞参观时,看到僧人手持蜡烛观赏雕像,怦然心动,举起相机拍下了这虔诚的一刻。 2005年5月,《寻佛》参加被誉为国际摄影界奥斯卡奖的奥地利国际摄影艺术展比赛,获得了最高奖专题组冠军。

再后来,凭借一系列佛教摄影作品,中国摄影最高成就奖“金像奖”、当代国际摄影最高学院奖…… 等近百个国内外摄影大奖,都被他收入囊中。


	自此,很多人开始知道一个叫张望的摄影师,也越来越多人喜欢上他镜头里清净脱俗的佛家世界。

再后来,凭借一系列佛教摄影作品,中国摄影最高成就奖“金像奖”、当代国际摄影最高学院奖…… 等近百个国内外摄影大奖,都被他收入囊中。 自此,很多人开始知道一个叫张望的摄影师,也越来越多人喜欢上他镜头里清净脱俗的佛家世界。

相关资料

标签:五台山 摄影

上一图库:没有了
评论

版权所有 © kkshare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| 粤ICP备15013130号-1 | theme by 拼图

Archiver | Sitemap | RSS | 站长e-mail:1667590@qq.com

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,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。

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,请与我们取得联系,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。